比四月末还可怕的五月。
本来下决心好好记录生活,不说日记,好歹像四月那样写个“旬记”,宏大的计划在第二个月就溃败在初夏手里。
并不是第一次经历这种溃败,而且岂止“二过”,从小学伴我至今,周期不等,以日月年记。仍然记得写完第一个日记本时的激动,差点要与那个紫色的卡通本合影,那时候还不流行朋友圈,qq号也是妈妈在管着,否则一定会记上一笔吧。——跨越好几个春夏秋冬才用完薄薄的16K本子,我大概此生养不成写日记的习惯了。
原因不过是懒,忘事。且话多。就像现在。
其实并不想强迫自己每天写些什么,但对现状最感可惜的是,许多当时想着一定要写下来的点滴,到提笔时已忘了。残留的印象如云翳,隐约欣喜过、伤心过,却无从怀念...

本来昨天打算发一个微信推送,但中午才写好了稿子交给室友编辑。晚上搞定后发给老大师姐审阅。改来改去过了十二点的期限。
想来虽然晚半天也不是什么大事,但总觉得作为第一环节如果我多提前几天弄好就不会这样了。

跟师兄说感觉又坑了室友,怕下周合作完成pre时又坑了他。说总觉得迟早有一天会被大家嫌弃。
关于嫌弃昨天还有个梗。
讨论那个pre里的某个细节时,他说有篇文献里提到过,我表示还没看到那儿。忘了他怎么回的,我半开玩笑答了句“感觉被嫌弃进度了”。他说你不要脑补我的意思啊,哪里就嫌弃了。
晚上又提到这个,他还是回我说“哪有真嫌弃的”,笃定得我都愿意信了。我说我心虚啊,因为自己都嫌弃自己。然后他就在那边絮叨着就...

所谓拖延,大概就是凌晨一点累得想睡觉,但想着睡觉还要卸防晒涂脸什么的,就只想坐着……
可是到最后还是要按部就班做完睡觉。
就像一碗不到600米的海胆蘸面,2016年种的草,夏天才拔掉。
ddl逼近的焦虑,对处女座师兄良好习惯的感叹,和对改善拖延的信心缺失。好像更累了。

再次体会到言多必失。唉。
本来很开心的事就这么惊天逆转了。
感觉双商都被吃掉了,缺觉后遗症的一种?
借同学的话叫欠修炼呀。

晚安。
还是洗洗睡吧。

Sylvia Y
17.05.08

惨烈的四月末。实验,课程,杂事,无不向我证明着自己的欠修炼。而打了满屏的字在一分钟前不小心摁错键全丢掉,让我隐隐焦虑这不顺会被带到五月。
在距月末还有一周而本月开销早已超支时,还是趁着亚马逊的折扣剁手了好些书。找着各种借口,比如给自己的生日礼物啦,有的想送人啦,在最后一小时下了单。庆幸自己对书的兴趣,在多年的理科教育洗礼中,还没有完全风化剥蚀。虽然按现在的境况,应该给在“书”字前加上“闲”字作修饰,而这样的兴趣甚至并不是什么好事——有时间不如多看些文献。我仍是满心欢喜。
核对购物车名录时跟室友开玩笑说,我已经被日本文化入侵了,从动漫到电影到剧到书。真的,撇开我已基本成为2.5次元正在向二次元逼近的...

下了雨,顺带黏住了北京空中飘荡了多日的尘土,自行车坐垫上全是斑驳的泥印。
借的书临近到期还一页未读,在应当归还的前天晚上翻开来,又在当天抽出一中午,飞快读完了。ddl是第一生产力,真是覆盖面极广的公理。读到一半多些的地方,看着剩下的厚厚一沓纸,心中毫无读完希望时,忽然发现后半本是英文原版,惊喜的同时又遗憾没能更早发现。
那是麦克·莫波格的《柑橘与柠檬啊》,读完才发现被轻快的题目误导了。然后发现也说不上愤怒或者悲伤,毕竟故事里的人都那么释然与平静。人物性格,行为,以及战争,写起书评就太长了,而且颇为剧透。大概会写在读书笔记本子上作为记录吧。
但心里总为故事的结局有些不甘心,不甘心又无奈。...

虽然最喜欢的季节是夏天,最喜欢的节气是惊蛰,但最喜欢的月份还是四月。
好吧虽然有点私心。
正在gap的大学室友拿到offer了,辞了实习准备回家,是男朋友现在的学校,虽然不是她最想去的,也是很美妙的事了。当年信誓旦旦异地必分的姑娘,快一年了也没怎么样,又可以在一起了,也不知道会不会还是吵吵闹闹。吵闹也是种生活气息嘛。
于是周末小聚,算作送行。地铁晃了一个小时到东城吃烤羊腿,大概是把上午打球跑步能减掉的一丢丢脂肪全都吃回来了。
末了逛到五道营胡同,两只挑耳钉,一只无聊,我跟爸妈通完电话陪她一起无聊。爸爸兴奋地说开发了新菜,等我暑假回去吃,在电话那头叮嘱妈妈记住买食材。每次要回去爸爸都这样,两个打电话总让...

输了比赛。
比以往任何一场都要难过。
想来从棒垒课莫名进队到现在正好快两年,新生杯北大杯加起来四个赛季。悲剧的是这好像也是在我手里终结的第四个赛季。
新生杯最后一场,交叉赛,跑垒失误造成双杀。北大杯打进甲组的关键场,双杀打。新生杯最后一场的接杀。然后又一个北大杯,还是进甲组最后的希望,坑了前卫,只差一分就能追平的时候。
关键场次两出之后打击区的我,似乎总会成为终结者,以某种不好的方式。
好菜。
虽然说重点在于之前崩掉的防守。
没有尽人事的失败好不甘心。
队友们多多少少也是一样。
那些夏天就要毕业离开的队友,大概会比我更遗憾吧。数起来也只剩了不到五六个节气。看到他们的遗憾也很心疼啊。
和本科室友同学聚餐,吃了喜欢的...

春天的雪,一顿饭时间就换了个画风。

周三的无故旷工者

星期三,工作日,传说一周中工作效率最高,结果最好的日子。
我翘班了。
我似乎比爸妈更容易接受和习惯官方寒假结束之前就返校工作的生活,但每次听他们絮叨“刚回来没几天”的时候还是说不出的内疚,有点胃绞痛,也许这也只是他们下意识的口头禅。而我至今也不知道怎么回答。
翘砖的意思明确后打算收拾收拾寝室,坐下来看书时竟然趴着睡了好久。短暂思考后出门买水果找饭吃,然后坐到了校门马路对面的咖啡馆。平常热闹得我从来不想踏足的店此刻清冷得可爱。不过原计划用于中和被春节美食宠坏的胃和体重的蔬菜沙拉因为菜单原因变成了高热量的华夫饼。
水果,奶油,糖浆,刚出锅暖和外酥内软且香甜的格子饼。罪过。更罪过的是,作为“科研工作者”或未...

新年快乐。
仍未知道这南方冬天里这星星的名字。
祝一切顺遂。

1 / 10

© chemTreEe | Powered by LOFTER